<option id="qdhil"></option>
  • <ruby id="qdhil"></ruby>
      <source id="qdhil"></source>
      <option id="qdhil"><del id="qdhil"><thead id="qdhil"></thead></del></option>
    1.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列傳·卷九十九

      作者:張廷玉等 全集:明史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      馬永 梁震(祝雄) 王效(劉文) 周尚文(趙國忠) 馬芳(子林孫炯 爌 飚) 何卿 沈希儀 石邦憲

        馬永,字天錫,遷安人。生而魁岸,驍果有謀。習兵法,好《左氏春秋》。嗣世職為金吾左衛指揮使。正德時,從陸完擊賊有功,進都指揮同知。江彬練兵西內,永當隸彬,稱疾避之。守備遵化,寇入馬蘭峪,參將陳乾被劾,擢永代。戰柏崖、白羊峪,皆有功。

        十三年進都督僉事,充總兵官,鎮守蘇州。盡汰諸營老弱,聽其農賈,取備直給健卒,由是永所將獨雄于諸鎮。武宗至喜峰口,欲出塞,永叩馬諫。帝注視久之,笑而止。中路擦崖當敵沖,無城堡,耕牧者輒被掠。永令人持一月糧,營崖表,版筑其內。城廨如期立,乃遷軍守之。錄功,進署都督同知。

        嘉靖元年,金山礦盜作亂。遣指揮康雄討平之,塞其礦。朵顏把兒孫結諸部邀賞不得,盜邊。永迎擊洪山口,而伏兵斷其后,斬獲過當,進右都督。已,復馘其驍將,把兒孫不敢復擾邊。大同兵變,殺巡撫張文錦,命桂勇為總兵官往鎮,而議將撫之。永言:“逆賊干紀,朝廷赦其脅從,恩至渥也,顧猶抗命。今不剿,春和北寇南牧,叛卒勾連,禍滋大。宜亟調鄰鎮兵,克期攻城,曉譬利害,懸破格之賞,令賊自相斬為功,元兇不難殄也?!蹦嗣蓝街T軍與侍郎胡瓚往。會亂平,乃還鎮。

        永上書為陸完請恤典,且乞宥議禮獲罪諸臣。帝大怒,奪永官,寄祿南京后府。巡按御史丘養浩言:“永仁以恤軍,廉以律已,固邊防,卻強敵,軍民安堵,資彼長城。聞永去,遮道乞留,且攜子女欲遂逃移。夫陸完久死炎瘴,非有權勢可托。永徒感國士知,欲救區區之報。不負知己,寧負國家?祈曲賜優容,俾還鎮?!表樚煅矒釀杉敖o事、御史交章救之,俱被譴。永竟廢不用。永杜門讀書,清約如寒士。久之,用薦僉書南京前府。大同軍再亂,廷臣交薦。召至,已就撫,復還南京。

        十四年,遼東兵變。罷總兵官劉淮,以永代之。大清堡守將徐顥誘殺泰寧衛九人。部長把當孩怒,寇邊,永擊斬之。其族屬把孫借朵顏兵報讎,復為永所卻。已,復入犯。中官王永戰敗,永坐戴罪。

        遼東自軍變后,首惡雖誅,漏綱者眾。悍卒無所憚,結黨叫呼,動懷不逞。廣寧卒佟伏、張鑒等乘旱饑,倡眾為亂,諸營軍憚永無應者。伏等登譙樓,鳴鼓大噪,永率家眾仰攻。千戶張斌被殺,永戰益力,盡殲之。事聞,進左都督。

        永畜士百余人,皆西北健兒,驍勇敢戰。遼東變初定,帝問將于李時。時薦永,且曰:“其家眾足用也?!钡墼唬骸皩㈨毼奈浼?,寧專恃勇乎?”時曰:“遼土新定,須有威力者鎮之?!敝潦?,竟得其力。都御史王廷相言:“永善用兵,且廉潔,宜仍用之蘇鎮,作京師藩屏?!蔽醇罢{,卒。遼人為罷市。喪過蘇州,州人亦灑泣。兩鎮并立祠。

        永為將,厚撫間諜,得敵人情偽,故戰輒勝。雅知人,所拔卒校,后多至大帥。尚書鄭曉稱永與梁震有古良將風。

        梁震,新野人。襲榆林衛指揮使。嘉靖七年進署都指揮僉事,協守寧夏興武營。尋充延綏游擊將軍。廉勇,好讀兵書,善訓士,力挽強命中,數先登。擢延綏副總兵。與總兵官王效卻敵鎮遠關,進都督僉事。

        吉囊、俺答犯延綏,震敗之黃甫川。尋犯響水、波羅,參將任杰大敗之。吉囊復以十萬騎入寇,震大破之干溝,獲首功百余。先后被獎賚。已,增俸一等。干溝凡三十里,當敵沖。震浚使深廣,筑土墻其上,寇不復輕犯。

        十四年進都督同知,充陜西總兵官。尋論黃甫川功,進右都督。明年移鎮大同。大同亂兵連殺巡撫張文錦、總兵官李瑾。繼瑾者魯綱,威不振,兵益驕,文武大吏不敢要束。廷議以為憂,移震往。震素畜健兒五百人,至則下令軍中,申約束。鎮兵素憚震,由是帖服??苋敕?,震破之牛心山,斬級百余??苌?,駐近邊伺隙。時車駕祀山陵,震伏將士于諸路??芄?,大破之宣寧灣,又破之紅崖兒,斬獲甚眾。進左都督,蔭一子百戶。震父棟,前陣亡。震辭蔭子,乞父祭葬,帝喜而許之。毛伯溫督師,與震修鎮邊諸堡,不數月工成。卒,贈太子太保,賜其家銀幣,加贈太保,謚武壯。

        震有機略,號令明審。前后百十戰,未嘗少挫。時率健兒出塞劫敵營,或議其啟釁。震曰:“凡啟釁者,謂寇不擾邊,我橫挑邀功也。今數深入,乃不思一挫之耶?”震歿,健兒無所歸。守臣以聞,編之伍,邊將猶頗得其力。

        代震者遼東祝雄,起家世蔭。歷都督僉事。自山西副總兵遷鎮大同。被劾解職,起鎮薊州。善撫士,治軍肅??苋肴?,率子弟為士卒先。子少卻,行法不貸。世宗書其名御屏。為將三十年,布袍氈笠,不異卒伍。既歿,遺貲僅供殮具。薊人祠祀之。

        王效,延綏人。讀書能文辭,嫻韜略。騎射絕人,中武會試。嘉靖中,累官都指揮僉事,充延綏右參將。出神木塞,搗寇雙乃山,斬獲多。尋擢延綏副總兵。十一年冬,進署都督僉事,充總兵官,代周尚文鎮寧夏。吉囊犯鎮遠關,效與梁震敗之柳門。追北窩山,蹙溺之河,斬首百四十有奇。璽書獎賚。

        吉囊十萬騎復窺花馬池,效、震拒之不得入,轉犯干溝。震分兵擊,遂趨固原??偙賱⑽牧?,寇趨青山峴,大掠安定、會寧。效方敗別部于鼠湖,追至沙湖,疾移師往援,破之安定,再破之靈州,先后斬首百五十余級??傊迫吷袝讫堃源蠼萋?,而巡按御史奏諸將失事罪。給事中戚賢往勘,奏:“安、會二縣多殺掠,文當罪。然麾下卒僅八千,倍道蒙險,攖八九萬方張之寇,殊死戰,宜以功贖。震干溝,效鼠湖、沙湖、安定、靈州之戰,以孤軍八百,當寇萬余,功俱足錄。龍亦善調度?!痹t文奪職,震、效賚銀幣,龍一子入監。是役也功多,執政尼之,故賞薄。御史周鈇以為言,龍、效、震各加一級,效進都督同知。尋以清水營功,進右都督??芤暂p騎犯寧夏,效伏兵打鎧口,俟其半入橫擊,敗之,而防河卒復以戰艘邀斬其奔渡者。捷聞,進左都督??軕?,設伏誘敗之,貶右都督。十六年移鎮宣府。逾年卒,謚武襄。

        效言行謹飭,用兵兼謀勇,威名著西陲。與馬永、梁震、周尚文并為名將。

        劉文者,陽和衛人。襲指揮同知。屢遷署都督僉事,涼州右副總兵。嘉靖八年以總兵官鎮陜西。大破洮、岷叛番若籠、板爾諸族,斬首三百六十有奇。十一年,寇西掠還,將犯寧夏河東,文擊破之。積前功,進都督同知。后落職,起鎮延綏,改甘肅。卒,亦謚武襄。

        周尚文,字彥章,西安后衛人。幼讀書,粗曉大義。多謀略,精騎射。年十六,襲指揮同知。屢出塞有功,進指揮使。寘鑠反,遏黃河渡口,獲叛賊丁廣等,推掌衛事。關內回賊四起,倚南山,尚文次第平之。御史劉天和劾中貴廖堂系詔獄,事連尚文??铰恿钜旌?,終不承,久之始釋。已,守備階州。計擒叛番,進署都指揮僉事,充甘肅游擊將軍。嘉靖元年改寧夏參將。尋進都指揮同知,為涼州副總兵。御史按部莊浪,猝遇寇。尚文亟分軍擁御史,而自引麾下射之,寇乃遁。嘗追寇出塞,寇來益眾。尚文軍半至,麾下皆恐。乃從容下馬,解鞍背崖力戰,所殺傷相當。部將丁杲來援,寇始退。尚文被創甚,乃告歸。尋起故官。吉囊數踏冰入。尚文筑墻百二十里,澆以水,冰滑不可上。冰泮則令力士持長竿鐵鉤,鉤殺渡者。九年,擢署都督僉事,充寧夏總兵官。王瓊筑邊墻,尚文督其役。且浚渠開屯,軍民利之??苈游骱?,過寧夏,巡撫楊志學議發兵邀。尚文不從,劾解職。久之,起山西副總兵??苡善^關趨岢嵐,尚文轉戰三百里,破之,與子君佐俱傷,賚銀幣。尋以總兵官鎮延綏??芊讣t山墩,力戰敗之,被賚。吉囊復大掠清平堡,坐奪俸。

        尚文優將才,負氣桀傲,所至與文吏競。文吏又往往挫折之,以故彌不相得。巡撫賈啟劾尚文老誖,兵部請調之甘肅。帝不從,各奪其俸。巡按張光祖言兩人必不可共處,乃革尚文任,亦貶啟秩。吉囊大入,抵固原。天和時已為總督,激尚文立功。奮擊之黑水苑,殺其子號小十王者,獲首功百三十余。乃以為都督同知。

        二十一年,用薦為東官廳聽征總兵官兼僉后府事。嚴嵩為禮部尚書,子世蕃官后府都事,驕蹇。尚文面叱,將劾奏之,嵩謝得免。調世蕃治中,以避尚文,銜次骨。其秋以總兵官鎮大同,請增餉及馬。兵部言尚文陳請過當,方被詔切責,而尚文與巡撫趙錦不協,乞休,弗允,日相構。御史王三聘乞移之他鎮。廷議:大同敵沖,尚文假此避,不宜墮其奸謀。乃以錦為甘肅巡撫。吉囊數萬騎犯前衛。尚文與戰黑山,殺其子滿罕歹,追至涼城。斬獲多,進右都督。已,寇由宣府逼畿甸,出大同塞而北。尚文邀之,稍有俘獲。后寇復大舉,犯鵓鴿谷,將南下。尚文備陽和,遣騎四出邀寇??芏?,賜敕獎勞之。

        總督翁萬達議筑邊墻,自宣府西陽和至大同開山口,延袤二百余里,以屬尚文。乃益筑陽和以西至山西丫角山,凡四百余里,敵臺千余。斥屯田四萬余頃,益軍萬三千有奇。帝嘉其功,進左都督,加太子太保,永除屯稅。叛人充灼召小王子寇邊,尚文偵得其使者,加太保,蔭子錦衣世千戶。終明之世,總兵官加三公者,尚文一人而已。

        初,俺答及吉囊諸子盛強,諸邊歲受其患,大同尤甚。自尚文蒞鎮,與總督萬達、巡撫詹榮規戰守備邊,民息肩者數年。尚文益招叛人,孤敵勢,歸者相屬。二十七年八月,俺答伏兵五堡旁,誘指揮顧相等出,圍之彌陀山。尚文急督副總兵林椿、參將呂勇、游擊李梅及二子君佐、君仁出塞援,圍始解。相及指揮周奉,千戶呂愷、郝經等已陣歿。尚文轉戰,次野口,伏突起。殊死戰,斬其長一人。相持月余乃引去。尚文設伏,殺其殿卒而還。尚文三子俱罪戍,至是以父功得釋。俺答數萬騎犯宣府,萬達檄尚文大破之曹家床。錄功兼太子太傅,賜賚有加。其年卒,年七十五。

        尚文清約愛士,得士死力。善用間,知敵中曲折,故戰輒有功。自二十年后,俺答頻擾邊。宿將王效、馬永、梁震皆前死,惟尚文存,威名最盛。嚴嵩父子謀傾陷。功高,帝方籍以抗強敵,讒不得入。暨卒,格恤典不予,給事中沈束以為言。嵩激帝怒,錮束詔獄。穆宗立,始贈太傅,謚武襄。

        趙國忠,字伯進,錦州衛人,嗣指揮職。嘉靖八年舉武會試,進都指揮僉事,守備叆陽。擢錦義右參將。連破敵,增秩,賜金幣,進署都督僉事,為遼東總兵官。御敵有功,斬級百七十有奇。進都督同知,賜賚逾等。敵以八百騎從鴉鶻關入。都指揮康云戰歿,裨將三人亦死,詔國忠戴罪立功。已,坐事被劾,命白衣視事。守備張文瀚御敵死,國忠坐解任。尋起西官廳右參將,授都督僉事,提督東官廳。俺答大舉犯宣府,總兵官趙卿不任戰,命國忠代之。至岔道,寇已為周尚文所敗,東走。國忠命參將孫勇率精卒逆擊于大滹沱,敗之。與尚文分道擊,寇盡走,以功受賚。復坐寇入,降俸二等。俺答薄京師,國忠趨入衛,壁沙河北。已,移護諸陵??茯T至天壽山,見國忠陣紅門前,不敢入。三十一年,再鎮遼東。小王子打來孫以數萬騎寇錦州,國忠御卻之。明年入獅子口,督參將李廣等逐出塞,斬擒五十人??軐胰胗芰直?、高臺、蛤利河。先后掩擊,獲首功百五十有奇,進秩一等。尋被論罷。

        國忠善戰,射穿札,為將有威嚴。歷兩鎮,繕亭障,練士馬,邊防賴之。

        馬芳,字德馨,蔚州人。十歲為北寇所掠,使之牧。芳私以曲木為弓,剡矢射,俺答獵,虎虓其前,芳一發斃之。乃授以良弓矢、善馬,侍左右。芳陽為之用,而潛自間道亡歸。周尚文鎮大同,奇之,署為隊長。數御寇有功,當得官,以父貧,悉受賞以養。

        嘉靖二十九年秋,寇犯懷柔、順義。芳馳斬其將,授陽和衛總旗??車L入威遠,伏驍騎鹽場,而以二十騎挑戰。芳知其詐,用百騎薄伏所,三分其軍銳,以次擊之。奮勇跳蕩,敵騎辟易十里,斬首凡九十級。已,復御之新平??軤I野馬川,克日戰。芳度寇且遁,急乘之,斬級益多。眾方賀,芳遽策馬曰:“賊至矣?!比な仉U,而身斷后。頃之,寇果麕至。芳戰益力,寇乃去。亡何,戰泥河,復大破之。累遷指揮僉事。以功,進都指揮僉事,充宣府游擊將軍。復以功,超遷都督僉事,隸總督為參將。戰鎮山墩不利,奪俸。已,襲寇有功,進二秩,為右都督。尋以功進左,賜蟒袍。偏裨加左都督,自芳始也。

        三十六年,遷薊鎮副總兵,分守建昌。土蠻十萬騎薄界嶺口,芳與總兵官歐陽安斬首數十,獲驍騎猛克兔等六人??懿恢荚?,芳免胄示之,驚曰:“馬太師也!”遂卻。捷聞,蔭世總旗。未幾,辛愛、把都兒大入,躪遵化、玉田。芳追戰金山寺有功,而州縣破殘多,總督王忬以下俱獲罪,芳亦貶都督僉事。尋移守宣府??艽笕肷轿?,芳一日夜馳五百里及之,七戰皆捷。已,復為左都督,就擢總兵官,以功進二秩??鼙⊥ㄖ?,芳入衛,令專護京師??芡?,再進一秩。尋與故總兵劉漢出北沙灘,搗寇巢。已,坐寇入,令戴罪。

        四十五年七月,辛愛以十萬騎入西路,芳迎之馬蓮堡。堡圮,眾請塞之,不可。請登臺,亦不可。開堡四門,偃旗鼓,寂若無人。比暮,野燒燭天,囂呼達旦。芳臥,日中不起,敵騎窺者相屬,莫測所為。明日,芳蹶然起,乘城,指示眾曰:“彼軍多反顧,且走?!崩毡窊?,大破之。隆慶初,或為辛愛謀,以五萬騎犯蔚州,誘芳出,而以五萬騎襲宣府城,可得志。芳豫伐木環城,寇至不可上,遂解去。頃之,率參將劉潭等出獨石塞外二百里,襲其帳于長水海。還至塞,追者及鞍子山。迎戰,又大敗之。子千戶。

        芳有膽智,諳敵情,所至先士卒。一歲數出師搗巢,或躬督戰,或遣裨將。家蓄健兒,得其死力。嘗命三十人出塞四百里,多所斬獲,寇大震。芳乃帥師至大松林,頓舊興和衛,登高四望,耀兵而還。

        時大同被寇,視宣府尤甚??偠疥惼鋵W恐擾畿輔,令總兵官趙岢扼紫荊關??苣丝v掠懷仁、山陰間,岢坐貶三秩,遂調芳與易鎮。俺答轉犯威遠幾破,會其學率胡鎮等救,而芳軍亦至,相拒十余日,乃走。芳謂諸將曰:“大同非宣府比,與我間一墻耳??懿粫r至,非大創之不可?!蹦藢⒈鲇倚l,戰威寧海子,破之。其年,俺答就撫,塞上遂無事。

        萬歷元年,閱視侍郎吳百朋發芳行賄事,勒閑住。已,起僉書前軍都督府。順義王要賞,聲言渝盟,復用芳鎮宣府。七年以疾乞歸。又二年卒。

        芳起行伍,十余年為大帥。戰膳房堡、朔州、登鷹巢、鴿子堂、龍門、萬全右衛、東嶺、孤山、土木、乾莊、岔道、張家堡、得勝堡、大沙灘,大小百十接,身被數十創,以少擊眾,未嘗不大捷。擒部長數十人,斬馘無算,威名震邊陲,為一時將帥冠。石州城陷,副將田世威、參將劉寶論死,芳乞寢己蔭子,贖二將罪,為御史所劾,敕戒諭。后世威復為將,遇芳薄,芳不與校,識者多之。

        二子,棟、林。棟官至都督,無所見。林,由父蔭累官大同參將。萬歷二十年,順義王撦力克縶獻史、車二部長,林以制敵功,進副總兵。二十七年擢署都督僉事,為遼東總兵官。林雅好文學,能詩,工書,交游多名士,時譽籍甚,自許亦甚高。嘗陳邊務十策,語多觸文吏,寢不行。稅使高淮橫恣,林力與抗?;篡雷嘀?,坐奪職。給事中侯先春論救,改林戍煙瘴,先春亦左遷二官。久之,遇赦免。

        遼左用兵,詔林以故官從征。楊鎬之四路出師也,令林將一軍由開原出三岔口,而以游擊竇永澄監北關軍并進。林軍至尚間崖結營浚壕,嚴斥堠自衛。及聞杜松軍敗,方移營,而大清兵已逼。乃還兵,別立營,浚壕三周,列火器壕外,更布騎兵于火器外,他士卒皆下馬,結方陣壕內。又一軍西營飛芬山。杜松軍既覆,大清兵乘銳薄林軍。見林壕內軍已與壕外合而陳,縱精騎直前沖之。林軍不能支,遂大敗。副將麻巖戰死,林僅以數騎免。死者彌山谷,血流尚間崖下,水為之赤。大清遂移兵擊飛芬山。僉事潘宗顏等一軍亦覆。北關兵聞之,遂不敢進。林既喪師,謫充為事官,俾守開原。時蒙古宰賽、爰兔許助林兵,林與結約,恃此不設備。其年六月,大清兵忽臨城。林列眾城外,分少兵登陴。大清兵設盾梯進攻,而別以精騎擊破林軍之營東門外者。軍士爭門入,遂乘勢奪門,攻城兵亦逾城入。林城外軍望見盡奔。大清兵據城邀擊,壕不得渡,悉殲之。林及副將于化龍、參將高貞、游擊于守志、守備何懋官等,皆死焉。尋贈都督同知,進世蔭二秩。林雖更歷邊鎮,然未經強敵,無大將才。當事以虛名用之,故敗。

        林五子,燃、熠、炯、爌,飚。燃、熠,戰死尚間崖。炯,天啟中湖廣總兵官。協討貴州叛賊,從王三善至大方,數戰皆捷。已,大敗,三善自殺。炯潰歸。得疾而卒。

        爌幼習兵略,天啟中為遼東游擊。督師閣部孫承宗以其父死王事,獎用之,命代王楹守中右所。及巡撫袁崇煥更營制,以故官掌前鋒左營。數有功,屢遷至副總兵,守徐州。崇禎八年正月,賊陷鳳陽,大掠而去。爌及守備駱舉率兵入,以恢復告,遂留戍其地。八月,賊擾河南??偠街齑蟮涿岂v穎、毫。事定,還徐州。十年,賊犯桐城,爌赴救,破之羅唱河。尋以護陵功,增秩一級。歸德、徐州間有地曰朱家廠,土寇據之,時出掠。爌剿滅之。賊犯固始,大典檄爌及游擊張士儀等分戍霍兵西南,扼賊東下,賊遂走六安。大典又移爌等駐壽州東,兼護二陵。當是時,長、淮南北,專以陵寢為重。爌馳驅數年,幸無失事。

        十二年六月擢總兵官,鎮守天津。久之,移鎮甘肅。十五年督三協副將王世寵、王加春、魯胤昌等討破叛番,斬首七百余級,撫安三十八族而還。其冬,督師孫傳庭檄召不至,疏劾之。帝令察爌堪辦賊,許戴罪圖功,否即以賜劍從事。及爌至軍,傳庭貸其罪。已,復以逗留淫掠被劾,帝仍令載罪自效。明年秋,傳庭將出關。有傳賊自內鄉窺商、雒者,檄爌移商州扼其北犯。已而傳庭師覆,爌遂還鎮。未幾,賊陷延綏、寧夏,遂陷蘭州,渡河抵甘州還攻之。爌與巡撫林日瑞竭力固守。賊乘雪夜坎而登。士卒寒甚,不能戰,城遂陷。爌、日瑞及中軍哈維新、姚世儒皆死焉。弟飚為沔陽州同知,城陷,亦死之。爌父子兄弟并死國難。

        何卿,成都衛人。有志操,習武事。正德中,嗣世職為指揮僉事。以能,擢筠連守備。從巡撫盛應期擊斬叛賊謝文禮、文義。世宗立,論功,進署都指揮僉事,充左參將,協守松潘。

        嘉靖初,芒部土舍隴政、土婦支祿等叛。卿討之,斬首二百余級,降其眾數百人。政奔烏撒,卿檄土官安寧擒以獻。寧佯諾,而匿政不出。巡撫湯沐言狀,帝奪卿冠帶。川、貴兵合討,賊始滅,還冠帶如初。五年春擢卿副總兵,仍鎮松潘。隴氏已絕,改芒部為鎮雄府,設流官。未幾,政遺黨沙保復叛。卿偕參將魏武、參議姚汝皋等并進,斬保等賊首七人,余盡殄。錄功,武最,卿次之,賜賚有差。黑虎五砦番反,圍長安諸堡,烏都、鵓鴿諸番亦繼叛。卿皆破平之,就進都督僉事。威茂番十余砦連兵劫軍饟,且攻茂州及長寧諸堡,要撫賞。卿與副使朱紈筑茂州外城以困之。旋以計殘其眾,戰屢捷,遂攻深溝,焚其碉砦。諸番窘,請贖罪。卿責獻首惡,番不應。復分剿淺溝、渾水二砦殲之。諸番乃爭獻首惡,插血斷指耳,誓不復叛。卿乃與刻木為約,分處其曹,畫疆守,松潘路復通。巡撫潘鑒等上二人功,詔賚銀幣,進署都督同知,鎮守如故。久之,以疾致仕。

        二十三年,塞上多警。召卿,以疾辭。帝怒,奪其都督,命以都指揮使詣部聽調。未幾,寇逼畿輔,命營盧溝橋。松潘副總兵李爵為巡撫丘養浩劾罷,詔以卿代。給事中許天倫言卿賄養浩劾爵,自為地。帝怒,褫卿及養浩官,令巡按冉崇禮核實。時兵事棘,翁萬達復薦卿,還其都督僉事,都東官廳軍馬。已而崇禮具言爵貪污,“卿鎮松潘十七年,為蜀保障,軍民頌德,且貧,安所得賄?”帝意乃解。四川白草番為亂,副總兵高岡鳳被劾。兵部尚書路迎奏卿代之。卿再蒞松潘,將士咸喜。乃會巡撫張時徹討擒渠惡數人,俘斬九百七十有奇,克營砦四十七,毀碉房四千八百,獲馬牛器械儲積各萬計。進署都督同知。卿素有威望,為番人所憚。自威茂迄松潘、龍安夾道筑墻數百里,行旌往來,無剽奪患。先后蒞鎮二十四年,軍民戴之若慈母。再以疾歸。

        三十三年,倭寇海上。詔卿與沈希儀各率家眾赴蘇、松軍門。明年充副總兵,總理浙江及蘇、松海防。卿,蜀中名將,不諳海道,年已老,兵與將不習,竟不能有所為。為巡按御史周如斗劾罷,卒。

        沈希儀,字唐佐,貴縣人。嗣世職為奉議衛指揮使。機警有膽勇,智計過絕于人。正德十二年,調征永安。以數百人搗陳村砦,馬陷淖中,騰而上,連馘三酋,破其余眾。進署都指揮僉事。義寧賊寇臨桂,還巢,希儀追之。巢有兩隘,賊伏兵其一,使熟瑤紿官兵入。希儀策其詐,急從別隘直抵賊巢。賊倉卒還救,遂大破之。荔浦賊八千渡江東掠,希儀率五百人駐白面砦,待其歸。砦去蛟龍、滑石兩灘各數里。希儀以滑石灘狹,雖眾可薄,蛟龍灘廣,濟則難圖,欲誘致之滑石。乃樹旗百蛟龍灘,守以羸卒,然柴以疑之。賊果趨滑石。希儀預以小艦載勁卒伏葭葦中。賊渡且半,乘瀧急沖之,兩岸軍噪而前,賊眾多墜水死,收所掠而還。從副總兵張祐連破臨桂、灌陽、古田賊。進署都指揮同知,掌都司事。

        嘉靖五年,總督姚鏌將討田州岑猛。用希儀計,間猛婦翁歸順土酋岑璋,使圖猛,而分兵五哨進。希儀將中哨,當工堯。工堯,賊要地,聚眾守之。希儀夜遣軍三百人,緣山上,繞出其背。比明合戰,則所遣軍已立幟山巔,賊大潰敗。猛走歸順,為璋所執,田州平。希儀功最,鏌抑之,止受賚。鏌議設流官,希儀曰:“思恩以流官故,亂至今未已。田州復然,兩賊且合從起?!辨煵粡?。以希儀為右參將,分守思、田。希儀請還鄉治裝。以參將張經代守。甫一月,田州復叛,鏌罷歸。王守仁代,多用希儀計,思、田復定。

        改右江柳慶參將,駐柳州。象州、武宣、融縣瑤反,討破之。謝病歸,頃之還故任。柳在萬山中,城外五里即賊巢,軍民至無地可田,而官軍素罷不任戰。又賊耳目遍官府,閨闥動靜無不知。希儀謂欲大破賊,非狼兵不可,請于制府。調那地狼兵二千來,戍兵稍振。乃求得與瑤通販易者數十人,持其罪而厚撫之,使诇賊。賊動靜,希儀亦無不知。希儀每出兵,雖肘腋親近不得聞。至期鳴號,則諸軍咸集。令一人挾旗引諸軍行,不測所往。及駐軍設伏,賊必至,遇伏輒奔。官軍擊之,無不如志。已,賊寇他所,官軍又先至。遠村僻聚,賊度官軍所不逮者,往寇之,官軍又未嘗不在,賊驚以為神。希儀得賊巢婦女畜產,果鄰巢者悉還之,惟取陰助賊者。諸瑤盡詟伏,無敢向賊。

        希儀初至,令熟瑤得出入城中,無所禁。因厚賞其黠者,使為諜。后漸令瑤婦入見其妻,賚以酒食繒帛。其夫常以賊情告者,則陰厚之。諸瑤婦利賞,爭勸其夫輸賊情,或自入府言之。以故,賊益無所匿形。希儀每于風雨晦冥夜,偵賊所止宿,分遣人赍銃潛伏舍旁。中夜銃舉,賊大駭曰:“老沈來矣!”咸挈妻子匍匐上山。兒啼女號,或寒凍觸厓石死,爭怨悔作賊非計。至曉下山,則寂無人聲。他巢亦然,眾愈益驚。潛遣人入城偵之,則希儀故居城中不出也。賊膽落,多易面為熟瑤。

        韋扶諫者,馬平瑤魁也,累捕不得。有報扶諫逃鄰賊三層巢者,希儀潛率兵剿之,則又與三層賊往劫他所。希儀盡俘三層巢妻子歸,希儀俘賊妻子盡以畀狼兵,至是獨閉之空舍,飲食之。使熟瑤往語其夫曰:“得韋扶諫,還矣?!敝T瑤聞,悉來謁希儀。今入室視之,妻子固無恙。乃共誘扶諫出巢,縛以獻,易妻子還。希儀剜扶諫目,支解之,懸諸城門。諸瑤服希儀威信,益不敢為盜。自是,柳城四旁數百里,無敢攘奪者。

        希儀嘗上書于朝,言狼兵亦瑤、僮耳?,?、僮所在為賊,而狼兵死不敢為非,非狼兵順,而瑤、僮逆也。狼兵隸土官,瑤、僮隸流官。土官令嚴足以制狼兵,流官勢輕不能制瑤、僮。若割瑤、僮分隸之旁近土官,土官世世富貴,不敢有他望。以國家之力制土官,以土官之力制瑤、僮,皆為狼兵,兩廣世世無患矣。時不能用。至十六年而有思恩岑金之變。

        初,思恩土官岑浚既誅,改設流官,以其酋二人韋貴、徐五為土巡檢,分掌其兵各萬余。夷民不樂漢法,凡數叛。鎮安有男子名金,自言浚子。鎮安土官乃潛召其舊部酋長,出金而與之盟曰:“若小主也?!敝T酋羅拜,擁金歸,聚兵五千,將攻城,復故地,遠近洶洶??UD時,其酋楊留者無所歸,率黨千余人詣賓州,應募為打手。希儀在賓,留入言,欲往見小主人。希儀故患金,及聞留言,益大駭。因好謂留曰:“是岑浚第九子耶?我向征田州固聞之?!币蜃哉Z:“岑氏其復乎?”欲以深動留,留果喜。已,召留密室,言:“予我重賂,即為金復官?!鼻页?,復呼入曰:“韋貴、徐五今分將思恩兵,必讎金,善防之?!绷粢娲笮?。金遂從五千人因留以見。門者奔告,請無納。希儀罵曰:“金,土官子,非賊,奈何不納?”引入,厚結之,又引以詣兵備副使,隨以計漸散其五千人。卒縛金,留亦自恨死,思恩復寧。已,從總督張經大破斷藤峽、弩灘賊,受賚歸。

        希儀鎮柳、慶久,渠魁宿猾捕誅殆盡。先后搗巢,斬馘積五千余級,未嘗悉奏功,故多不敘。十九年復謝病,柳人祀之山云祠。旋起四川左參將,分守敘、滬及貴州迤西諸處。其冬,擢署都督僉事,充總兵官,鎮貴州。復謝病歸。塞上多警,召天下名將至京師,希儀在召中。希儀鎮柳、慶,每戰必先登,身數被創,陰雨輒痛劇,故數謝病。至京,亦以病辭。帝疑其規避,褫都督官,令赴部候用。翁萬達薦其才。會江、淮多盜,議設督捕總兵官,乃復希儀署都督僉事以往。

        二十六年以為廣東副總兵。命自今將領至自川、廣、云、貴者,毋推京營及西北邊,著為令。從總督張岳大破賀縣賊倪仲亮等,予實授,仍賚銀幣。瓊州五指山熟黎素畏法,供徭賦,知州邵浚虐取之。其酋那燕遂結崖州、感恩、昌化諸黎為亂??偠綒W陽必進議并萬州、陵水黎討之,分兵五道。希儀適病,最后至,謂必進曰:“萬州、陵水黎未有黨惡之實,奈何并誅,益樹敵?莫若止三道?!北剡M從之。希儀乃偕參將武鸞、俞大猷等直入五指山下,斬那燕及其黨五千四百有奇,俘獲者五之一,招降三千七百人。捷聞,進都督同知,改貴州總兵官。復從岳平銅仁叛苗龍許保、吳黑苗。又以病歸。倭寇海上,命督川、廣兵赴剿。無功,為周如斗劾罷。

        希儀為人坦率,居恒謔笑,洞見肺腑。及臨敵,應變出奇,人莫測。尤善撫士卒。常染危病,卒多自戕以禱于神。最后一人,至以箭穿其喉。其得士心如此。

        石邦憲,字希尹,貴州清平衛人。嘉靖七年嗣世職為指揮使。累功,進署都指揮僉事,充銅仁參將。苗龍許保、吳黑苗叛,總督張岳議征之,而賊陷印江、石阡,邦憲坐逮問。岳以銅仁賊巢穴,而邦憲有謀勇,乃奏留之。邦憲遂與川、湖兵進貴州,破苗砦十有五。竄山箐者,搜戮殆盡。上功,邦憲第一。未及敘,而許保等突入思州,執知府李允簡以去。邦憲急邀,奪之歸。坐是停俸戴罪。賊既破思州,復糾余黨,與湖廣蠟爾山苗合,欲攻石阡。不克,還過省溪。千戶安大朝等邀之,斬獲大半,盡奪其輜重,賊不能軍。邦憲乃使使購老穀、老犭革等執許保送軍門,而黑苗竄如故。復以計購烏朗土官田興邦等斬黑苗,賊盡平。遂進署都督僉事,充總兵官,代沈希儀鎮貴州。

        臺黎砦苗關保倡亂,四川容山、廣西洪江諸苗應之。遠近騷然,撫剿莫能定。邦憲與湖廣兵分道討破之,傳檄十八砦,許執首惡贖罪。諸苗聽撫,設盟受約而還。

        播州宣慰楊烈殺長官王黼,黼黨李保等治兵相攻且十年,總督馮岳與邦憲討平之。真州苗盧阿項為亂,邦憲以兵七千編筏渡江,直抵磨子崖。策賊必夜襲,先設備。賊至,擊敗之。賊求援于播州吳鯤。諸將懼,邦憲曰:“水西宣慰安萬銓,播州所畏也。吾調水西兵攻烏江,聲楊烈縱鯤助逆罪,烈奚暇救人乎?”已,水西兵至。邦憲進逼其巢,乘風縱火,斬關而登,賊大奔潰,擒賊首父子,斬獲四百七十余人。進署都督同知。

        破地隆阡叛苗四砦,又破答千諸砦,擒其渠魁。地隆阡遺賊龍老三、龍得奎結龍停苗老夭、扳凳苗石章保等縱兵掠,執石耶洞土官妻冉氏以歸,攻梅平砦。官軍要擒老三。得奎走免,復與老夭等攻破平南營囤。邦憲偵冉氏在老夭所,陽議贖,而潛擊殺老夭。官軍遂入龍停砦,并執扳凳砦苗龍老內,令執獻章保。于是諸苗悉降。白洗、養鵝諸苗叛,討擒其魁,降百余砦。

        湖廣溆浦瑤沈亞當等為亂,總督石勇檄邦憲討之,生擒亞當,斬獲二百有奇。溆浦甫平,銅仁、都勻苗相煽叛。邦憲亟馳還,率守備安大朝進剿。先破彪山砦賊,乘勝略定諸砦。獲賊首龍老羅、王三等,余黨盡平。又與總督黃光升,修湖北墩臺、烽堠百十所,招降冷水溪諸洞苗二十八砦。

        播州容山副長官土舍韓甸與正長官土舍張問相攻,甸屢勝,遂糾生苗剽湖、貴境,垂二十年。問亦糾黨自助。邦憲討之,斬百余人。問潛出,被獲。官軍乘勝入甸巢。會暮,大雨,迷失道。守備葉勛、百戶魏國相等陷伏中,死焉。邦憲奪圍出,還軍鎮遠。再征之,賊沿江守。邦憲佯與爭,而別自上流三十里編竹以渡。水陸并進,大破之。斬甸,容山平。進右都督。

        尋與巡撫吳維岳招降平州叛酋楊珂,剿平龍里衛賊阿利等。當是時,水西宣慰安國亨恃眾跋扈,謁上官,辭色不善,輒鼓眾讙噪而出。邦憲召責之曰:“爾欲反耶?吾視爾釜中魚爾。爾兵孰與云、貴、川、湖多?爾四十八酋長,吾鑄四十八印畀之。朝下令,夕滅爾矣?!眹噙殿^謝,為斂戢。隆慶元年剿平鎮遠苗。已,又破誅白泥土官楊赟及苗酋龍力水等。部內帖然。

        邦憲生長黔土,熟苗情。善用兵,大小數十百戰,無不摧破。前后進秩者四,賚銀幣十有三。所得俸賜,悉以饗士,家無贏資。為總兵官十七年,威鎮蠻中。與四川何卿、廣西沈希儀并稱一時名將。明年卒官。贈左都督。

        贊曰:嗚呼,明至中葉,曷嘗無邊材哉!如馬永、梁震、周尚文、沈希儀之徒,出奇制勝,得士卒死力,雖古名將何以加焉?然功高賞薄,起蹶靡常。此無異故,其抗懷奮激,無以結歡在朝柄政重人,宜其齟齬不相入也。馬芳三代為將,父子兄弟先后殉國,偉矣哉!

      關鍵詞:明史,列傳

      解釋翻譯
  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  馬永,字天錫,遷安人。人生得魁岸,驍勇有謀略。熟習兵法,愛好《左氏春秋》。繼承世職為金吾左衛指揮使。正德年代時,馬永隨從陸完攻擊敵賊有功,晉升為都指揮同知。江彬在西內練兵,馬永當隸屬于江彬,馬永稱自己有病來避開這件事。守備遵化,敵寇攻入馬蘭峪,參將陳乾遭彈劾,提升馬永代替他。馬永在柏崖、白羊峪作戰,都有功。

        十三年(1518)晉為都督僉事,充任總兵官,鎮守薊州。全部淘汰諸營中的老弱之兵,讓他們從事農業和商業,賺取錢財給養強壯之兵,由此馬永所鎮守的地方在諸鎮之中是一支獨一無二的雄兵。武宗到喜峰口,想出塞去,馬永叩馬勸諫?;实圩⒁曀季?,笑而停止出塞。邊塞中路擦崖正當敵人進入的要道,沒有城堡,耕牧的人總是被搶掠。馬永命令人們帶一月糧食,扎營高崖上,筑城其內。城池官署按期建立,于是馬永遣調軍兵守衛這個地方。朝廷錄馬永的功勞,讓他署理都督同知。

        嘉靖元年(1522),金山的礦盜作亂。遣派指揮康雄討平他們,閉塞此礦。乃木顏把兒孫集結諸部邀賞沒有得逞,于是搶劫邊地。馬永迎擊于洪山口,并伏兵斷掉他們的后路,斬獲敵人較多,晉官右都督。此后,又擊斃敵寇驍將,乃木顏把兒孫不敢再侵擾邊關。大同發生兵變,殺害巡撫張文錦,任命桂勇為總兵前去大同鎮壓,而朝廷卻對他們進行安撫。馬永說“:逆賊冒犯軍紀,朝廷如果赦宥他們的脅從罪,皇恩太優厚了,他們反而還會抗命?,F在如果不剿滅他們,春天天氣暖和后北寇到南邊放牧,叛卒與他們勾連,那么禍害更大。應當亟調鄰鎮之兵,克期攻城,對他們曉諭利害,破格懸賞,好讓敵賊為了爭功而自相殘殺,元兇就不難滅絕?!庇谑侨蚊R永督率諸軍和侍郎胡瓚前往。待變亂平定后,于是回任本鎮。

        馬永上書為陸完請求朝廷的恤典,并且乞求皇上原宥因議禮而犯罪的諸臣?;实鄞笈?,奪去馬永官職,寄祿南京后府。巡按御史丘養浩說“:馬永以仁恤軍,以廉律己,鞏固邊防,退卻強敵,軍民安堵,認為他有長城之固。邊民聽說馬永離去,遮道乞留,并且攜帶子女想逃亡流移。陸完久死炎瘴,不是有權勢可以依靠的。馬永只是感國士知心,想效區區之報。不負知己,寧負國家?希望曲賜優容,讓他回到鎮上去?!表樚煅矒釀膳c給事中、御史紛紛上奏章營救他,都被貶謫。馬永竟被廢不用。馬永杜門讀書,清約像寒士。很久之后,因人推薦用為南京前府僉書。大同軍再次發生叛亂,廷臣交相舉薦。馬永被召至,已而叛軍就撫,馬永再回南京。

        十四年(1535),遼東發生兵變。罷去總兵官劉淮,用馬永代替他。大清堡守將徐顥誘殺泰寧衛九人。部長把當孩大怒,侵犯邊關,馬永將他擊斃。他的族屬把孫借乃木顏的兵來報仇,又被馬永擊退。此后,他們又入犯我邊境。中官王永被敵寇打敗,馬永也被坐罪。

        遼東自從發生兵變之后,首惡雖然被誅,但漏網的人也很多。悍兵無所忌憚,結黨呼叫,動懷不逞。廣寧的士兵佟伏、張鑒等人利用旱災饑荒,倡導士兵們作亂,諸營軍士憚怕馬永而沒有響應作亂的人。佟伏等人登上譙樓,鳴鼓大噪,馬永率領家眾仰攻。千戶張斌被殺,馬永更加盡力作戰,將作亂的人全部殲滅。事情奏聞朝廷,馬永晉官左都督。

        馬永畜養壯士一百多人,都是西北健兒,他們驍勇敢戰。遼東兵變剛剛平定,皇帝問李時當今將才為誰。李時推薦馬永,并且說:“他的家眾也足用?!被实壅f“:將必須兼有文武,怎能專門倚恃武勇呢?”李時說:“遼土新定,必須讓有威力的人鎮守?!敝链?,終得其力。都御史王廷相說“:馬永善于用兵,并且廉潔,應當仍然將他用在薊州鎮,做京師藩屏?!睕]有等到調動,馬永就死去了。遼人為他罷市哀悼。死后靈柩經過薊州,薊州人也為他哭泣流淚。兩鎮都為他立祠紀念。

        馬永在做邊將期間,厚撫間諜,屢次獲得敵人的內部情形,所以作戰總是取勝。他素來知人,他所提拔的士卒小校,后來大多官至大帥。尚書鄭曉稱馬永和梁震有古代良將的風范。

        周尚文,字彥草,西安后衛人。幼年讀書,就粗略通曉大義。多謀略,精通騎射之術。十六歲時,承襲指揮同知。屢次出塞作戰有功,晉升為指揮使。

        安化王蜫钅番造反,周尚文遏止黃河渡口,俘虜叛賊丁廣等人,被推舉掌管衛事。關內回賊四起,倚靠南山為根據地,周尚文依次平定他們。御史劉天和因彈劾中貴廖堂被下詔獄,事情牽連到周尚文??铰恿钇湟?,劉天和、周尚文始終不承認,很久才將他釋放。之后,守備階州。周尚文設計擒住叛番,晉職署理都指揮僉事,充任甘肅游擊將軍。

        嘉靖元年(1522)周尚文改任寧夏參將。不久晉為都指揮同知,任涼州副總兵。御史巡視莊浪,猝然遇上敵寇。周尚文急分軍保護御史,而自己則帶領麾下射擊敵人,敵寇這才逃遁。他曾經追擊敵寇而到塞外,敵寇來的更多。周尚文軍只到一半,他們的部下都感到恐懼。周尚文于是從容下馬,解鞍背崖力戰,所殺敵人與自己部隊所受創傷相當。他的部將丁杲來支援他,敵寇才退去。周尚文受傷過重,于是告歸家鄉,不久又被起用為故官。吉囊多次踏冰侵入內地。周尚文筑墻一百二十里,用水澆墻,結冰后滑溜不能上。冰化開則讓力士持長竿鐵鉤,鉤殺渡河的敵人。

        九年(1530)周尚文被提升為署部督僉事,充任寧夏總兵官。王瓊筑邊墻,周尚文督其役。而且疏渠開屯,軍民得利。敵寇搶掠西海,經過寧夏,巡撫楊志學提議發兵半路攔擊敵人。周尚文不聽從,被參劾而解除職務。

        過了很久,周尚文被起用為山西副總兵。敵寇從偏頭關向岢嵐進發,周尚文轉戰三百里,攻破敵賊,但自己和兒子周君佐都受傷,朝廷賜他銀幣。不久他以總兵官的身份鎮守延綏。敵寇侵犯紅山墩,周尚文力戰擊敗敵人,又受到賞賜。吉囊又大舉搶掠清平堡,周尚文受到奪俸的處分。

        周尚文很有將才,負氣桀驁,所到的地方都與文官相爭逐。文官又往往挫折他,所以他們的關系總是處理不好。巡撫賈啟彈劾周尚文老而執拗,兵部請求將他調到甘肅?;实鄄辉试S,奪去他們各自的俸祿。巡按張光祖說他們兩人必定不能共處,于是革除周尚文的任職,也貶去賈啟的官俸級別。吉囊大舉侵入,抵達固原。劉天和這時已為總督,激勵周尚文立功。周尚文在黑水苑攻擊吉囊,殺他的兒子叫小十王的人,獲首級一百三十多。于是任周尚文為都督同知。

        二十一年(1542)周尚文因為有人推薦而被任用為東官廳聽征總兵官兼僉后府事。嚴嵩任禮部尚書,他的兒子嚴世蕃任后府都事,很驕橫。周尚文當面叱責他,準備上奏彈劾他,嚴嵩道歉,嚴世蕃才得幸免。嚴嵩調嚴世蕃為治中,以回避周尚文,而對周尚文恨之入骨。這年秋天周尚文以總兵官的身份鎮守大同,請求朝廷增加糧餉和馬匹。兵部說周尚文的陳請超過限度,正被詔書切責,而周尚文與巡撫趙錦不和洽,周尚文乞求退休,沒有得到許可,他們天天相互構陷。御史王三聘請求調移周尚文鎮守其他地方。朝廷討論說:大同地處敵人要沖,周尚文借此逃避,不應當墮入他的計謀。于是讓趙錦任甘肅巡撫。吉囊數萬騎兵侵犯前衛。周尚文在黑山與他交戰,殺掉他的兒子滿罕歹,追到涼城。斬俘敵人甚多,周尚文晉升為右都督。不久,敵寇由宣府直逼畿甸,出大同關塞而向北去。周尚文半路攔擊他們,稍有俘獲。后敵寇又大舉侵犯鵓鴿谷,準備南下。周尚文在陽和防備,派遣騎兵四出攻擊敵寇。敵寇逃遁,朝廷賜敕獎賞慰勞他們。

        總督翁萬達建議修筑邊墻,從宣府西的陽和到大同的開山口,延袤二百多里,由周尚文負責。于是加筑陽和以西到山西丫角山,共四百多里,敵臺一千多個。開拓屯田四萬多頃,增加軍士一萬三千多人?;实蹫榧为勊墓?,晉升他為左都督,加封太子太保,永免邊屯之稅。叛人充灼召小王子侵犯邊關,周尚文偵察獲得他的間諜,被加封太保,蔭子錦衣衛世職千戶。一直到明朝結束,總兵官加封三公的人,只有周尚文一人而已。

        起初,俺答和吉囊諸子強盛,諸邊關年年受到他們的禍患,大同尤為突出。自從周尚文到大同鎮守,和總督翁萬達、巡撫詹榮規劃邊防戰守,百姓有數年沒有受到敵寇的侵擾。周尚文以好處招來叛人,孤立敵勢,歸者不斷。二十七年(1548)八月,俺答在五堡旁埋伏軍隊,引誘指揮顧相等人出關,將他們圍在彌陀山。周尚文急督副總兵林椿、參將呂勇、游擊李梅和自己的兩個兒子周君佐、周君仁出塞援助,才得解圍。顧相與指揮周奉,千戶呂愷、郝經等人已經陣亡。周尚文轉戰,到達野口,敵伏兵突起。周尚文殊死作戰,斬敵人的長官一人。相持一個多月敵人才退去。周尚文設立埋伏,殺敵人的殿后士卒而歸。周尚文三子都因罪戍邊,到這時因父功而獲得釋放。俺答數萬騎兵侵犯宣府,翁萬達檄令周尚文在曹家莊大破敵軍,錄功,周尚文兼為太子太傅,賜賞有加。這一年周尚文死去,享年七十五歲。

        周尚文清廉儉約愛護士卒,得戰士死力。善于用間,知道敵人內部詳情,所以作戰總是有功。自從嘉靖二十年(1541)后,俺答頻頻侵擾邊關。宿將王效、馬永、梁震都已先死,只有周尚文還活著,他的威名最盛。嚴嵩父子圖謀傾軋陷害周尚文。但周尚文功高,皇帝正憑借他來抗御強敵,讒言才不得起作用。等到周尚文死后,不按禮給予他撫恤,給事中沈束言說這件事。嚴嵩激怒皇帝,將沈束禁錮在詔獄。穆宗即位,才贈周尚文為太傅,謚號武襄。

        馬芳,字德馨,蔚州人。十歲時被北方少數民族擄掠去,讓他放牧。馬芳暗中用曲木做箭弓,削箭矢習射。俺答打獵,猛虎在他前面怒吼,馬芳一箭將老虎射死。于是俺答授予馬芳上等弓矢和好馬,讓他在左右侍候。馬芳明里為他所用,而暗地從小路逃回。周尚文鎮守大同,對馬芳從敵方逃回感到驚奇,安排他任隊長。馬芳多次防御敵寇有功,應該被封官,因他的父親貧窮,都改為受賞來供養他父親。

        嘉靖二十九年(1550)秋天,敵寇侵犯懷柔、順義。馬芳馳馬斬敵將,授職為陽和衛總旗官。敵寇曾經進入威遠,在鹽場埋伏驍勇騎兵,而用二十騎兵挑戰。馬芳知敵人有詐,用百騎迫近埋伏的地方,將作戰部隊分成三部分,依次輪番攻擊敵人。馬芳軍奮勇跳躍,敵人騎兵驚退十里,馬芳軍共斬敵人首級九十多。其后,又在新平抵御敵人。敵寇扎營在野馬川,約定作戰日期。馬芳估計敵寇要逃遁,緊急追逐他們,斬敵更多。部隊正在慶賀,馬芳急忙策馬說:“賊寇來了?!泵粟s快守住險要,而自己斷后。過了不一會兒,敵寇果然成群到達。馬芳戰斗得更加盡力,敵寇才退去。不久,在泥河進行戰斗,又大破敵寇。馬芳逐漸升遷為指揮僉事。因功,馬芳晉為都指揮僉事,充任宣府游擊將軍。又因功,破格升遷為都督僉事,隸屬總督為參將。在鎮山墩作戰失利,馬芳被奪去俸祿。之后,襲擊敵寇有功,他又被加俸二級,任右都督。不久因功晉為左都督,賜給蟒袍。偏將被加封左都督,是從馬芳開始的。

        三十六年(1557)馬芳遷為薊鎮副總兵,分守建昌。土蠻十萬騎兵逼近界嶺口,馬芳和總兵官歐陽安殲敵數十人,俘獲驍騎猛克兔等六人。敵寇不知道馬芳在,馬芳去掉頭盔給敵寇知道,敵寇大驚說“:是馬太師!”于是敵寇退去。捷報傳到朝廷,朝廷賜蔭庇馬芳后代為總旗官。不久,辛愛把都兒大舉侵入,蹂躪遵化、玉田。馬芳追到金山寺作戰有功,但州縣破殘得不少,總督王忄予以下都獲罪,馬芳也被貶為都督僉事。

        不久移調馬芳鎮守宣府。敵寇大舉入侵山西,馬芳一晝夜急馳五百里追上敵人,七次戰斗都取得了勝利。稍后,他又遷為左都督,就地被提升為總兵官,因功進二級俸祿。敵寇迫近通州、馬芳入衛,下令專護京師。敵寇退去,馬芳再晉俸一級。不久馬芳與故總兵劉漢出北沙灘,搗毀敵巢。不久,坐寇入侵之罪,令馬芳戴罪立功。

        四十五年(1566)七月,辛愛以十萬騎兵入侵西路,馬芳在馬蓮堡迎擊他們。堡坍塌,軍眾人請求將這個地方堵塞起來,馬芳不同意。眾人又請求登臺,馬芳也不同意。馬芳下令開堡四門,偃旗息鼓,寂靜得就像沒有人一樣。等到日暮,野燒燭天,囂呼達旦。馬芳臥睡,太陽當中還不起來,敵人騎兵窺探者不斷,不知馬芳要干什么。第二天,馬芳一跳而起,登城,指示軍眾說:“敵軍多回頭看,將要離去?!彼毡窊?,大破敵人。隆慶初年,有人為辛愛出謀,用五萬騎兵侵犯蔚州,引誘馬芳出來,再用五萬騎兵襲擊宣府城,可以獲得成功。馬芳預先伐木護城,敵寇到達后不能登上城,于是解散退去。不大一會兒,馬芳率參將劉潭等人出獨石塞外二百里,襲擊敵人軍帳于長水海。馬芳回到塞,敵人追趕的人到達鞍子山。馬芳迎戰,又大敗敵軍。馬芳又被蔭子千戶。

        馬芳有膽有智,了解敵情,所到的地方都是身先士卒。一年之中多次出師搗毀敵巢?;蛘哂H自督戰,或者派遣裨將督戰。馬芳得家蓄健兒的死力。他曾經命令三十人出塞四百里,殲俘敵人甚多,敵寇大震。馬芳于是率師到大松林,駐扎在興和衛,登高四望,耀兵而還。

        當時大同遭敵寇侵略,較宣府更加厲害??偠疥惼鋵W恐敵寇侵擾畿輔,下令總兵官趙岢扼守紫荊關。敵寇于是縱掠懷仁、山陰等地,趙岢坐罪被貶俸三級,于是調馬芳與趙岢易換鎮守。俺答,轉而侵犯威遠,幾乎攻破,正巧陳其學率領胡鎮等來救援,而馬芳軍也到達了,相拒十多日,敵寇才退走。馬芳對諸將說:“大同不比宣府,大同敵我之間只有一墻之隔。敵寇不時到來,非大受創傷不可?!庇谑菍⒈鲇倚l,戰威寧海子,并攻破他們。這一年,明朝招撫了俺答,塞上于是相安無事。

        萬歷元年(1573),閱視侍郎吳百朋揭發馬芳行賄之事,馬芳被勒令閑住。之后,馬芳被起用為僉書前軍都督府。順義王要賞,聲言要背棄盟約,又用馬芳鎮守宣府。七年馬芳因病請求回到家鄉。又過了兩年馬芳死去。

        馬芳出身行伍,十多年后成為大帥。在膳房堡、朔州、登鷹巢、鴿子堂、龍門、萬金右衛、東嶺、孤山、土木、乾莊、岔道、張家堡、得勝堡、大沙灘等地作戰,身經大小戰斗百十次,受傷數十次,他以少擊多,未嘗不獲大勝。他擒獲敵人部長數十人,斬敵首級無數,威名震邊陲,是一時將帥之冠。石州城被敵寇攻陷,副將田世威、參將劉宣被判論死罪,馬芳乞求放棄自己的蔭子之賞賜,來贖二將之罪,被御史所參劾,皇帝下敕誡諭他。后來田世威又作將,對待馬芳很刻薄,馬芳不與他計較,有識之士以此贊賞馬芳。

        馬芳有兩個兒子,馬棟、馬林。馬棟官到都督,沒有什么突出事跡。馬林,由父蔭累官大同參將。萬歷二十年(1592),順義王扌奢力克縶拘獻史、車二部長,馬林因制敵有功,晉為副總兵。二十七年馬林升為署都督僉事,任遼東總兵官。馬林素來好文學,能詩,工書,交游的人多是名士,當時名聲很大,他自視也很高。他曾經上陳邊關事務十策,語詞之中對文官多有抵觸,被擱置而不能實行。稅使高淮驕橫恣肆,馬林極力與他抗爭。高淮參劾上奏馬林,馬林被奪職。給事中侯先春上書論救馬林,改判馬林守戍煙瘴,侯先春也被降官二級。過了很久,馬林遇赦免。

        遼東用兵,詔令馬林以原官的身份從征。楊鎬兵分四路而出,令馬林帶領一軍從開原出三岔口,而以游擊竇水澄監北關軍與馬林并進。馬林軍到尚間崖結營疏通溝壕,嚴防哨所敵臺自衛。等到聽說杜松軍被打敗,才移換軍營,但是大清的兵已經逼近。馬林于是還兵,別立營,挖戰壕三周,在戰壕外面布列火器,再在火器外面布置騎兵,其他的士卒都下馬,在戰壕內結成方陣。另有一軍在飛芬山扎營。杜松軍覆沒之后,大清兵乘其銳氣逼近馬林軍。見馬林的軍隊在壕內和壕外已經結合成方陣,于是大清軍縱精銳騎兵直往前沖擊它。馬林軍不能支持,于是大敗。副將麻巖戰死,馬林只帶數騎逃脫。死的人遍滿山谷,血流到尚間崖下,水被血染紅了。大清于是調兵攻擊飛芬山。僉事潘宗顏等一軍也全軍覆沒。北關的兵聽說后,于是不敢前進。馬林喪失軍隊后,被謫貶充任軍官,讓他鎮守開原。當時蒙古宰賽、暖兔許諾援助馬林兵,馬林和他結成盟約,依靠這而沒有設立防備。這一年六月,大清兵突然來到城下。馬林列眾在城外,分出少部分兵登城上的矮墻。大清兵設..梯進攻,而另用精銳騎兵擊破馬林軍營的東門外設防。馬林軍的兵士爭門入城,大清兵于是乘勢奪門,攻城的大清兵也越墻入城。馬林軍城外的兵士望見后全都逃奔。大清兵據城攔截攻擊,馬林軍的這部分兵士被戰壕阻隔不能渡過,全部被殲滅。馬林和副將于化龍、參將高貞、游擊于守志、守備何懋官等人,都戰死了。不久贈給馬林都督同知,進世蔭二級。馬林雖然更歷邊鎮,但是沒有經遇強敵,無大將才。當事以虛名用之,所以失敗。

        馬林有五個兒子:馬燃、馬熠、馬炯、馬火廣、馬飚。馬燃、馬熠戰死在尚間崖。馬炯在天啟年代中任湖廣總兵官。馬炯協助討伐貴州叛賊,跟從王三善到大方,幾次戰斗都取得了勝利。之后,大敗,王三善自殺,馬炯軍潰敗而歸。馬炯患病而死。

        馬火廣幼習兵略,天啟年間任遼東游擊。督師閣部大臣孫承宗因他的父親死于王事,獎勵性地任用他,讓馬火廣代替王木盈鎮守中右所。等到巡撫袁崇煥更改營制后,馬火廣以原官的身份掌管前鋒右營。他多次有功,以致遷升為副總兵,鎮守徐州。崇禎八年(1635)正月,敵賊攻陷鳳陽,大肆搶掠而去。馬火廣和守備駱舉率兵入城,以恢復報告,于是馬火廣留守這個地方。八月,敵賊侵擾河南??偠街齑蟮涿钏岂v潁、亳。事情定下來之后,馬火廣返回徐州。十年,敵賊侵犯桐城,馬火廣奔赴救援,在羅唱河攻破敵人。不久馬火廣因護陵有功,增俸一級。歸德、徐州之間有個地方叫朱家廠,土寇占據這個地方,不時出來搶掠。馬火廣剿滅他們。敵賊侵犯固始,朱大典檄令馬火廣和游擊張士儀等人分別戍守霍丘西南,扼住賊寇東下之路,敵寇于是逃到六安。朱大典又調馬火廣等人駐扎壽州東,兼護二陵。就在這個時候,長江淮河南北,專以陵寢為重。馬火廣馳驅數年,幸而沒有失事。

        十二年(1639)六月,馬火廣被提升為總兵官,鎮守天津。過了很久,被調到甘肅鎮守。十五年他督三協副將王世寵、王加春、魯胤昌等人討伐攻破叛番,斬敵人七百多首級,撫慰安定三十八族才回來。這一年冬天,督師孫傳庭檄召他不去,遭彈劾?;实墼t令因為馬火廣能夠剿賊,允許戴罪立功,否則即以軍法從事。等到馬火廣到達軍中,孫傳庭寬恕他的罪過。不久,馬火廣又因逗留淫掠而被彈劾,皇帝仍讓他戴罪效命。第二年秋天,孫傳庭準備出關。有傳聞說敵賊從內鄉窺探商、洛的,孫傳庭檄令馬火廣到商州扼住敵人的北犯。這以后孫傳庭的軍隊覆沒,馬火廣于是回到原地鎮守。不久,敵賊攻陷延綏、寧夏,終于攻陷蘭州,渡過黃河抵達甘州進行圍攻。馬火廣和巡撫林日瑞竭盡全力進行固守。敵賊乘雪夜因坎登城。馬、林軍士卒十分寒冷,不能作戰,城池終于被攻陷。馬火廣、林日瑞和中軍哈維新、姚世儒都戰死疆場。馬火廣的弟弟馬飚任沔陽州同知,沔陽城陷落,也死去。馬火廣父子兄弟一并死于國難。

        何卿,成都衛人。有志操,習武事。正德年間,承襲世職任指揮僉事。因他的能力,被提升為筠連守備。隨從巡撫盛應期攻擊殲斬叛賊謝文禮、謝文義。世宗即位,論功晉升為署都指揮僉事,充任左參將,協助鎮守松潘。

        嘉靖年代初期,芒部土舍隴政、土婦支祿等人反叛。何卿征討他們,斬敵人二百多首級,降俘叛眾有好幾百人。隴政逃奔到烏撒,何卿檄令土官安寧將隴政擒獲獻來。安寧假裝承諾,而實際上將隴政藏匿起來不交出來。巡撫湯沐說明了這種情況,皇帝剝奪了何卿的官職。川、貴之兵聯合征討,叛賊才被消滅,何卿恢復到原有官職。五年(1526)春天提升何卿為副總兵,仍然鎮守松潘。隴氏已經滅絕,改芒部為鎮雄府,設流官。不久,隴政的遺黨沙保又進行叛亂。何卿和參將魏武、姚汝皋等人并進,斬除沙保等叛賊首領七人,余黨也全部被殲。記錄功勞,魏武最大,何卿第二,賜賞各有不同。黑虎五砦番謀反,圍住長安諸堡,烏都、鵓鴿諸番也相繼反叛。何卿都攻破平定了他們,升為都督僉事。威茂番十多砦連兵劫搶軍餉,而且攻打茂州和長寧諸堡,索要撫恤賞賜。何卿和副使朱紈筑茂州外城來圍困他們。不久又用計殘害他們的部眾,屢戰屢勝,于是攻打深溝,焚燒他們的碉砦。諸番處境困迫,請求讓他們贖罪。何卿責令他們獻出首惡,番人不答應。何卿又分別剿攻淺溝、渾水二砦,并殲滅他們。諸番于是爭獻首惡,歃血斷指耳,誓不再反叛。何卿于是與他們刻木為約,分處其部眾,劃疆為守,松潘的道路又暢通起來。巡撫潘鑒等人奏上他們兩人的功勞,皇帝下詔賞賜何卿、朱紈銀幣,晉升何卿為署都督同知,鎮守如故。過了很久,何卿因疾病辭官。

        二十三年(1544),塞上戰事頻起。朝廷召何卿,何卿以疾病相辭?;实郯l怒,奪去何卿的都督官職,命他以都指揮使的官職到兵部聽候調遣。不久,敵寇逼近畿輔,命扎營在盧溝橋。松潘的副總兵李爵被巡撫丘養浩彈劾而罷去官職,皇帝下詔用何卿代替他。給事中許天倫說何卿賄賂丘養浩彈劾李爵,自為后路?;实郯l怒,革除何卿和丘養浩的官職,令巡按冉崇禮調查核實。當時兵事棘手,翁萬達又推薦何卿,恢復他的都督僉事官職,督東官廳軍馬。之后冉崇禮具言說李爵貪污“,何卿鎮守松潘有十七年,為蜀保障,軍民頌德,但他還貧窮,哪有所得的錢財進行賄賂呢?”皇帝怒意才消解。四川白草番叛亂,副總兵高岡鳳被彈劾。兵部尚書路迎上奏讓何卿代替他。何卿再次蒞臨松潘,將士都很喜歡。何卿于是會聚巡撫張時徹征討擒獲首惡數人,俘斬九百七十多人,攻克四十七營砦,摧毀四千八百碉房,繳獲馬牛器械儲積各以萬計。何卿進署都督同知。何卿素有威望,為番人所忌憚。自從威茂到松潘、龍安夾道筑墻數百里,行旅往來,沒有剽奪的禍患。他先后在鎮二十四年,軍民像愛戴慈母一樣愛戴他。他再次因病回到家鄉。

        三十三年(1554),倭寇侵略海上?;实墼t令何卿和沈希儀各率家眾奔赴蘇、松軍門。第二年何卿充任副總兵,總理浙江和蘇、松海防。何卿是蜀中名將,不熟悉海道,年紀已老,兵與將不熟悉,竟不能有所作為。他被巡按御史周如斗彈劾而罷除官職,死去。

        沈希儀,字唐佐,貴縣人。承襲世職任奉議衛指揮使。他機警有膽有勇,并且智計過人。

        正德十二年(1517)他被調出征永安。沈希儀用數百人攻打陳村寨,馬陷在泥沼中,騰躍而上,連殺三個敵人頭領,破除其余敵眾。沈希儀升為署都督僉事。義寧的敵賊侵犯監桂,又回到巢穴,沈希儀追擊他們。敵賊的巢穴有兩處險隘,敵賊在其中一處埋有伏兵,讓熟瑤欺騙官兵從這里攻入。沈希儀估計到敵賊有詐,急從另一險隘直抵賊寇的巢穴。敵賊倉促回救,于是被沈希儀大舉攻破。荔浦敵賊八千人渡江到東方搶掠,沈希儀率領五百人駐扎在北面寨,等待敵賊歸來。北面寨距蛟龍、滑石兩灘各有數里。沈希儀因滑石灘狹窄,即使部隊眾多仍可進擊,蛟龍灘寬廣,渡過去也難于殲敵,想將敵賊引誘到滑石灘。于是在蛟龍灘樹起百旗,用弱兵守住,燃燒柴禾來惑亂敵人。敵賊果然趨向滑石灘。沈希儀預先用小艦載勁卒埋伏在葭葦之中。敵賊渡過一半,乘急流沖之,兩岸軍兵鼓噪上前,敵賊眾多人墜入水中淹死,沈希儀收獲他們所掠搶的東西回來。沈希儀隨從副總兵張..連破臨桂、灌陽、古田的敵賊。他被晉升為署都督指揮同知,掌管都司事。

        嘉靖五年(1526),總督姚鏌準備征討田州岑猛。他用沈希儀的計謀,離間岑猛的岳丈歸順和土酋岑璋的關系,而分兵五哨進擊。沈希儀帶領中哨。擋住工堯。工堯是敵賊的要地,他們聚眾守衛這個地方。沈希儀夜間派遣軍兵三百人,緣山而上,繞出其背。等到第二天會戰,所派遣的士兵已在山巔樹立旗幟,敵賊被打得大敗。岑猛逃跑到歸順那里,被岑璋捉住,田州于是平定。沈希儀的功最大,姚鏌壓抑他的功勞,只是受到賞賜。姚鏌建議設立流官,沈希儀說:“思恩因流官的緣故,禍亂到現在還沒有停止。田州又設立流官,兩處之敵賊將會合起來作亂?!币︽煵宦爮乃脑?。以沈希儀任右參將,分守思恩和田州。沈希儀請求回鄉整束行裝,用參將張經代守。剛剛一個月,田州又發生叛亂,姚鏌被罷去官職而回到家鄉。王守仁代替姚鏌的官位,王守仁多用沈希儀的計策,思恩和田州又被平定。

        沈希儀改任右江柳慶參將,駐扎在柳州。象州、武宣、融縣瑤民造反,沈希儀出兵征討攻破。他因病回到家鄉,不久又回到原任。柳州在萬山之中,城外五里之處就是敵賊的巢穴,軍民已到無地可耕的地步,而官軍向來不能勝任戰斗。又加上敵賊耳目遍官府,對官府里的事情動靜無所不知。沈希儀說要想大破敵賊,非用狼兵不可,向制府請求這件事。調那地的狼兵二千人來,守戍之兵才稍有振作。又尋找到與瑤通貿易商販的有幾十人,抓住他們犯罪根據而厚撫他們,讓他們刺探敵賊。這樣敵賊的動向,沈希儀也無所不知。沈希儀每次出兵,雖然是肘腋親近的人,也不告訴他們去向。到期鳴號,則諸軍都集合起來。令一人挾旗帶領諸軍行軍,不讓他們測知到哪里去。等到駐軍設立埋伏,敵賊必定到達,敵賊遇到埋伏總是逃奔。官軍攻擊他們,總是能取得預期的勝利。之后,敵賊侵犯其他地方,官軍又比他們先到達。遠村僻地,敵賊估計是官軍不能到達的地方,前往侵犯,官軍又未嘗不在,敵賊驚服他是神人。沈希儀獲得的賊巢婦女牲畜財產,果真是鄰巢的都歸還他們,只取暗中幫助敵賊之人的東西。諸瑤全部恐懼降伏,不敢響應敵賊。

        沈希儀初到,令熟瑤能夠出入城中,無所禁忌。厚賞瑤人中的智黠之人,讓他們做間諜。后來逐漸讓瑤婦進入到官府和她們的丈夫見面,并賜給她們酒食布帛。這些瑤婦的丈夫經常告訴他敵情,則暗中厚賞。諸瑤婦貪愛賞賜,爭相勸說自己的丈夫偷告敵情,或者親自入沈希儀府中說明敵賊情況。正因為這個原因,敵賊更加沒有地方隱藏匿形。沈希儀每于風雨晦黑的夜晚,偵察敵賊住宿停頓的地方,分別派遣人攜帶火銃潛伏在舍旁。半夜發銃,敵賊大駭說:“老沈來了!”都攜帶妻氏兒女匍匐上山。兒啼女號,有的因寒凍觸巖石而死,有的后悔當賊寇不是好辦法。到天明后下山,又寂靜而沒有人聲。其他巢穴也遇到同樣的情況,賊眾更加驚恐。暗中派遣人進城偵察,發現沈希儀像原來一樣居住在城中沒有外出。敵賊喪魂落魄,他們大多易容為熟瑤。

        韋扶諫是馬平瑤的敵賊魁首,多次捕捉他而沒有成功。有人報告說韋扶諫逃到鄰賊三層巢去,沈希儀暗中率領兵馬剿他,他又與三層巢的敵賊到其他戍所去搶劫。沈希儀盡俘三層巢敵賊的妻子兒女,一并帶回來,過去沈希儀俘獲的敵賊妻子兒女全部用來給與予狼兵,到這時卻將他們獨閉在空舍中,給他們飲食。讓熟瑤去對他們的丈夫說“:你們捉到韋扶諫,就讓你們的妻子兒女回來?!敝T瑤聽說后,都來謁見沈希儀。沈希儀讓他們到房室中去看,見他們的妻子兒女都安然無恙。于是他們共同引誘韋扶諫出巢,將他捆縛著獻給沈希儀,來換他們的妻子兒女回去。沈希儀剜去韋扶諫的眼睛,將他肢解后,懸掛在諸城門。諸瑤服沈希儀威信,更加不敢做強盜。從此,柳城四旁的數百里,沒有敢搶奪的人。

        沈希儀曾經向朝廷上書,說狼兵也是瑤、僮人?,?、僮所在為賊,但狼兵至死不敢為非作歹,并不是狼兵順服,而瑤、僮叛逆。狼兵隸屬土官,而瑤、僮隸屬流官。土官令嚴足以控制狼兵,流官勢輕則不能控制瑤僮。如果將瑤、僮分割開來分別隸屬旁近的土官,土官世世代代富貴,不敢有他望。這樣以國家的力量控制土官,以土官之力來控制瑤、僮,將他們都變成狼兵,兩廣就世世代代沒有禍患了。當時沒有采用他的建議。到十六年(1537)就發生了思恩岑金的叛亂。

        起初,思恩土官岑氵睿被誅后,改設流官,以其酋二人韋貴、徐五任土巡檢,分別掌管兵馬各有一萬多人。夷民不喜歡漢法,共有多次叛亂。鎮安有個男人名叫岑金,他自稱是岑氵睿的兒子。鎮安土官于是暗中召集舊部酋長,叫出岑金而與舊部酋長結盟說:“這是你們的小主人?!敝T酋羅拜,擁岑金而歸,聚兵五千人,準備攻城,恢復舊地,遠近洶洶。岑氵睿被誅時,他的酋長楊留沒有地方去,率同黨一千多人到賓州去,應募為打手。沈希儀在賓州,楊留到沈希儀府中說,他想去見他的小主人。沈希儀向來擔憂岑金,等聽到楊留的話后,更加大駭。因而問楊留說“:是岑氵睿的第九個兒子嗎?我從前征討田州所以聽說過這件事?!币蚨哉Z說“:岑氏又恢復了嗎?”想以此打動楊留,楊留果然大喜。之后,沈希儀召楊留到密室中說:“給我重賄,就為岑金復官?!背鋈ズ笥趾羲貋碚f:“韋貴、徐五現今分別管掌思恩兵馬,必定仇恨岑金,必須妥善防備他們?!睏盍舾哟笮?。岑金于是跟從五千人依靠楊留來見沈希儀。門人奔告,請求沈希儀不要收納岑金的賄賂。沈希儀罵著說“:岑金是土官的兒子,不是賊寇,為什么不收納?”將岑金引入,與他厚結,又引他詣見兵備副使,隨后用計逐漸解散岑金的五千人。兵卒捆縛岑金,楊留也慚愧而死,思恩又恢復安寧。之后,隨從總督張經大破斷藤峽、弩灘的敵賊,受到賞賜而歸。

        沈希儀鎮守柳州、慶州很久,大盜宿猾被捕誅殆盡。先后搗毀敵巢,斬敵人積有五千多個,未嘗全部上奏報功,所以多不敘功。十九年(1540)又謝病,柳人在山云洞為他祭祀。不久被起用為四川左參將,分守敘州、瀘州和貴州迤西等處。這一年冬天,被提升為署都督僉事,充任總兵官,鎮守貴州。又謝病回到家鄉。塞上多警,朝廷召令天下名將到京師,沈希儀在召之中。沈希儀鎮守柳、慶時,每戰必身先士卒,身體多次受傷,遇陰雨天氣總是劇痛,所以多次謝病。到京后,也因病辭謝?;实蹜岩伤腔乇?,奪去他的都督官職,命令他赴兵部聽候調用。翁萬達推薦他的才能。正遇上江、淮多盜,議設督捕總兵官,于是恢復沈希儀署都督僉事官職前往剿匪。

        二十六年(1547)任沈希儀為廣東副總兵。命自今將領至四川、廣西、云南、貴州者,毋推京營及西北邊,著為令。沈希儀隨從總督張岳大破賀縣的敵賊倪仲亮等人,予實際授官,仍然賞他銀幣。瓊州五指山熟黎向來畏法,供徭賦,知州邵氵睿殘虐榨取他們的血汗。黎酋那燕于是勾結崖州、感恩、昌化諸黎作亂??偠綒W陽必進提議一并討伐萬州、陵水之黎,兵分五路。沈希儀正在患病,最后到來,他對歐陽必進說:“萬州、陵水之黎人沒有從惡的事實,如果一并誅討,更加樹敵。不如只分兵三道?!睔W陽必進聽從了他的話。沈希儀于是偕同參將武鸞、俞大猷等人直入五指山下,斬那燕及其黨徒五千四百多人,俘獲的有五分之一,招降三千七百人。捷報奏聞朝廷,沈希儀晉升為都督同知,改任貴州總兵官。又從張岳軍定銅仁的叛苗龍許保、吳黑苗等人。又因病回到家鄉。倭寇侵犯海上,命令沈希儀督川、廣之兵赴剿。無功,沈希儀被周如斗彈劾罷去官職。

        沈希儀為人坦率,常居喜歡說俏皮話,性格開朗,沒有城府。等到面臨敵人,則應變出奇,讓人莫測。特別善于安撫士卒。沈希儀經常染病垂危,士卒多自殘來向神禱告。甚至有一人,為沈希儀祈禱到達用箭穿自己咽喉的地步。沈希儀是如此深得士卒之心。

        石邦憲,字希尹,貴州清平衛人。嘉靖七年(1528)承襲世職為指揮使。累功,晉官署都指揮僉事,充任銅仁參將。苗人龍許保、吳黑苗反叛,總督張岳提議征討他們,而敵賊攻陷印江、石阡,石邦憲被坐罪逮問。張岳因為銅仁是敵賊的巢穴,而石邦憲有勇有謀,于是上奏留用石邦憲。石邦憲于是與川、湖之兵共進貴州,攻破苗砦十分之五。躲藏在山中竹林子里的人,被搜殺殆盡。上功,石邦憲居第一。未及敘功,而龍許保等人突入到思州,捉住知府李允簡而去。石邦憲緊急半路攔擊,將李允簡奪回來了。石邦憲被停止俸祿,讓他戴罪立功。敵賊攻破思州后,又糾集余黨,與湖廣蠟爾山苗人會合,想攻石阡。沒有攻克,經過省溪而回去。千戶安大朝等人半路攔擊他們,俘殲敵人大半,奪下敵賊的全部輜重,敵人潰不成軍。石邦憲于是讓使者重金收買老..、老亻革等人擒住龍許保送到軍門,而黑苗如過去一樣躲藏。又用計重金收買烏朗土官田興邦等人斬黑苗,敵賊于是被平定。石邦憲于是晉為署都督僉事,充任總兵官,代沈希儀鎮守貴州。

        臺黎砦苗人關保倡導作亂,四川容山、廣西洪江諸苗響應。遠近騷然,朝廷上是安撫還是剿殲不能定下來。石邦憲與湖廣分兵討破他們,傳檄十八砦,許他們捉拿首惡贖罪。諸苗聽從安撫,設盟受約而回去。

        播州宣慰楊烈殺長官王黼,王黼的同黨李保等人治兵相攻快有十年,總督馮岳與石邦憲討平他們。真州苗人盧阿項作亂,石邦憲用兵七千人編筏渡江,直抵磨子崖。估計敵賊必定來進行夜襲,預先防備。敵賊到達后,被他們擊敗。敵賊向播州吳鯤求援。諸將感到恐懼,石邦憲說:“水西宣慰安萬銓,是播州所畏怕的。我調水西之兵攻烏江,聲討楊烈縱吳鯤助叛逆之罪,楊烈哪有空暇救人呢?”之后,水西之兵到達。石邦憲進逼敵人的巢穴,乘風放火,斬關而登,敵賊大崩潰,擒住敵賊首領父子,殲俘四百七十多人。石邦憲晉署都督同知。

        石邦憲攻破地隆阡叛苗四砦,又攻破答千諸砦,擒住他們的巨魁。地隆阡派遣敵賊龍老三、龍得奎勾結龍停苗人老夭、扳凳苗人石章保等人縱兵搶掠,捉拿石耶洞土官的妻子冉氏帶回去,攻擊梅平砦。官軍要擒拿龍老三。龍得奎走脫幸免,又與老夭等人攻破平南營囤。石邦憲偵察得知冉氏在老夭那里,表面議說要贖她,而暗中擊殺老夭。官軍于是進入龍停砦,一并捉拿扳凳砦苗人龍老丙,命令他獻出石章保。由此諸苗全部被降服。白洗、養鵝的諸苗反叛,石邦憲征討并擒住敵魁,降服一百多砦。

        湖廣溆浦瑤人沈亞當等作亂,總督石勇檄令石邦憲討伐他們,石邦憲生擒沈亞當,俘殲二百多人。甫溆浦平,銅仁、都勻的苗人互相煽動進行反叛。石邦憲亟馳回來,率領守備安大朝進剿。先攻破彪山砦的敵賊,乘勝以謀略平定諸砦。俘虜敵賊的頭子龍老羅、王三等人,余黨全部平定。石邦憲又與總督黃光升,修筑湖北的墩臺、烽土侯一百多所,招降冷水溪諸洞苗二十八砦。

        播州容山的副長官土舍韓甸與正長宮土舍張問相互攻擊,韓甸多次取得勝利,于是他糾集生苗在湖、貴境內搶劫,將近二十年。張問也糾集黨徒自助。石邦憲討伐張問,斬敵一百多人,張問潛逃,被擒獲。官軍乘勝攻入韓甸的巢穴。遇上天黑,下大雨,官軍迷失路徑。守備葉勛、百戶魏國相等人陷入埋伏之中,戰死。石邦憲突圍而出,帶軍回到鎮遠。再次征討韓甸,敵賊沿江防守。石邦憲佯裝與他抗爭,而另外從上游三十里處縛竹渡江。水陸并進,大破敵賊。斬殺韓甸,容山被平定。石邦憲晉右都督。

        不久石邦憲與巡撫吳維岳招降平州叛酋楊珂,剿平龍里衛敵賊阿利等人。在這個時候,水西宣慰安國亨恃眾跋扈,謁見上官時,辭色不善,往往煽動兵眾喧嘩鼓噪而出。石邦憲召見他譴責說“:你想造反嗎?我看見你如釜中的游魚。你的兵與云、貴、川、湖的兵相比誰的多?你有四十八個酋長,我鑄四十八個印給與他們。早上下令,傍晚就把你給滅了?!卑矅噙殿^謝罪,頗為收斂。隆慶元年(1567)石邦憲剿平鎮遠的苗人。之后,他又攻破誅滅白泥土官楊斌貝和苗人酋長龍力水等人。部內之人對他服服帖帖。

        石邦憲生長在黔土,熟悉苗人風土人情。他善于用兵,經過的戰斗大小有數十近百次,無不被他摧毀攻破。先后晉俸祿有四次,賞賜銀幣十三次。他所得的俸賜,全部用來招待士兵,家中沒有多余的資財。做總兵官十七年,威鎮蠻中。他和四川的何卿、廣西的沈希儀并稱一時的名將。第二年(1568)死在官任上。贈官左都督。

      《列傳·卷九十九》相關閱讀
      你可能喜歡
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列傳·卷九十九原文解釋翻譯

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fragilecp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扒开双腿疯狂进出爽爽爽动态照片,军人野外吮她的花蒂,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一,69堂人成无码免费视频果冻传媒

      <option id="qdhil"></option>
    2. <ruby id="qdhil"></ruby>
        <source id="qdhil"></source>
        <option id="qdhil"><del id="qdhil"><thead id="qdhil"></thead></del></optio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