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ion id="qdhil"></option>
  • <ruby id="qdhil"></ruby>
      <source id="qdhil"></source>
      <option id="qdhil"><del id="qdhil"><thead id="qdhil"></thead></del></option>
    1.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

      先秦佚名的《 / 擊鼓
      古詩原文
  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出自先秦佚名的《擊鼓的《》

      擊鼓其鏜,踴躍用兵。土國城漕,我獨南行。

      從孫子仲,平陳與宋。不我以歸,憂心有忡。

      爰居爰處?爰喪其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
      死生契闊,與子成說。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

      于嗟闊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
      譯文翻譯
  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fragilecpr.com]

      擊鼓的聲音震響(耳旁),兵將奮勇操練。(人們)留在國內筑漕城,只有我向南方行去。

      跟隨孫子仲,平定陳、宋(兩國)。不允許我回家,(使我)憂心忡忡。

      于是人在哪里?于是馬跑失在哪里?到哪里去尋找它?在山間林下。

      生死聚散,我曾經對你說(過)。拉著你的手,和你一起老去。

      唉,太久。讓我無法(與你)相會。唉,太遙遠,讓我的誓言不能履行。

      注釋解釋

      鏜:鼓聲。其鏜,即“鏜鏜”。明 陳繼儒《大司馬節寰袁公(袁可立)家廟記》:“喤喤考鐘,坎坎擊鼓?!?

      踴躍:雙聲連綿詞,猶言鼓舞。兵:武器,刀槍之類。

      土國:在國都服役。漕:地名。

      孫子仲:即公孫文仲,字子仲,邶國將領。

      平:和也,和二國之好。謂救陳以調和陳宋關系。陳、宋:諸侯國名。

      不我以歸:即不以我歸,有家不讓回。

      有忡:忡忡。

      爰(yuán):本發聲詞,猶言“于是”。喪:喪失,此處言跑失。爰居爰處?爰喪其馬:有不還者,有亡其馬者。

      于以:于何。

      契闊:聚散。契,合;闊,離。

      成說:成言也猶言誓約。

      于嗟:即“吁嗟”,猶言今之哎喲。

      活:借為“佸”,相會。

      洵:遠。

      信:一說古伸字,志不得伸。一說誓約有信。

      創作背景

      關于這首詩的背景有幾種不同的說法。一種是魯隱公四年(公元前719年),衛國公子州吁(前人亦稱“衛州吁”)聯合宋、陳、蔡三國伐鄭。另一種是清代姚際恒認為此實乃《春秋·宣公十二年》“宋師伐陳,衛人救陳”而被晉所伐之事。今人多以為姚說較為合理。

      詩文賞析
  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  這是一篇典型的戰爭詩。詩人以袒露自身與主流意識的背離,宣泄自己對戰爭的抵觸情緒。作品在對人類戰爭本相的透視中,呼喚的是對個體生命具體存在的尊重和生活細節幸福的獲得。這種來自心靈深處真實而樸素的歌唱,是對人之存在的最具人文關 懷的闡釋,是先民們為后世的文學作品樹立起的一座人性高標。

      《毛詩序》云:“《擊鼓》,怨州吁也?!编嵐{以《左傳·隱公四年》州吁伐鄭之事實之。姚際恒《詩經通論》以為“與經不合者六”,此實乃《春秋·宣公十二年》“宋師伐陳,衛人救陳”之事,在衛穆公時。今以為姚說較《毛序》為合理,姑從姚氏。

      第一章總言衛人救陳,平陳宋之難,敘衛人之怨。結云“我獨南行”者,詩本以抒寫個人憤懣為主,這是全詩的線索。詩的第三句言“土國城漕”者,《鄘風·定之方中》毛詩序云:“衛為狄所滅,東徙渡河,野居漕邑,齊桓公攘夷狄而封之。文公徙居楚丘,始建城市而營宮室?!蔽墓珷I楚丘,這就是詩所謂“土國”,到了穆公,又為漕邑筑城,故詩又曰“城漕”?!巴羾卿睢彪m然也是勞役,猶在國境以內,南行救陳,其艱苦就更甚了。

      第二章“從孫子仲,平陳與宋”,承“我獨南行”為說。假使南行不久即返,猶之可也。詩之末兩句云“不我以歸,憂心有忡”,敘事更向前推進,如芭蕉剝心,使人酸鼻。

      第三章寫安家失馬,似乎是題外插曲,其實文心最細?!?a href='http://www.fragilecpr.com/guoxue/zhuangzi/' target='_blank'>莊子》說:“猶系馬而馳也?!焙民R是不受羈束、愛馳騁的;征人是不愿久役、想歸家的。這個細節,真寫得映帶人情。毛傳解釋一二句為:“有不還者,有亡其馬者?!卑选半肌苯忉尀椤盎颉?,作為代詞,則兩句通敘營中他人。其實全詩皆抒詩人一己之情,所以四、五兩章文情哀苦,更為動人。

      第四章“死生契闊”,毛傳以“契闊”為“勤苦”是錯誤的。黃生《義府》以為“契,合也;闊,離也;與死生對言”是正確的。至于如何解釋全章詩義。四句為了把葉韻變成從AABB式,次序有顛倒,前人卻未嘗言及。今按此章的原意,次序應該是:

      執子之手,與子成說;死生契闊,與子偕老。

      這樣詩的韻腳,就成為ABBA式了。本來“死生契闊,與子偕老”,是“成說”的內容,是分手時的信誓。詩為了以“闊”與“說”葉韻,“手”與“老”葉韻,韻腳更為緊湊,詩情更為激烈,所以作者把語句改為這一次序。

      第五章“于嗟闊兮”的“闊”,就是上章“契闊”的“闊”?!安晃一钯狻钡摹盎睢?,應該是上章“契闊”的“契”。所以“活”是“佸”的假借,“佸,會也?!薄坝卩典狻钡摹颁?,應該是“遠”的假借,所以指的是“契闊”的“闊”?!安晃倚刨狻钡摹靶拧?,應該是“信誓旦旦”的“信誓”,承上章“成說”而言的。兩章互相緊扣,一絲不漏。

      “怨”是《擊鼓》一詩的總體格調與思想傾向。從正面言,詩人怨戰爭的降臨,怨征役無歸期,怨戰爭中與己息息相關的點滴幸福的缺失,甚至整個生命的丟失。從反面言,詩作在個體心理,行為與集 體要求的不斷背離中,在個體生命存在與國家戰事的不斷抗衡中,在小我的真實幸福對戰爭的殘酷的不斷顛覆中,流顯出一份從心底而來的厭戰情緒。這一腔激烈的厭戰之言,要爭取的是對個體生命存在的尊重,是生活細節中的切實幸福。

      作者介紹
      擊鼓的名句
      你可能喜歡
      擊鼓的古詩
      你可能喜歡
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-原文翻譯賞析-擊鼓

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fragilecp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扒开双腿疯狂进出爽爽爽动态照片,军人野外吮她的花蒂,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一,69堂人成无码免费视频果冻传媒

      <option id="qdhil"></option>
    2. <ruby id="qdhil"></ruby>
        <source id="qdhil"></source>
        <option id="qdhil"><del id="qdhil"><thead id="qdhil"></thead></del></option>